學術文章

電影《莫札特傳》中,配樂勝過千言萬語

英國劇作家彼得舒化(Peter Shaffer)於1979年完成舞台劇本《莫札特傳》(Amadeus,釋名又見《上帝的寵兒》),首演獲得巨大成功,五年後,被製片人賞識獲邀將原著劇本改篇搬上銀幕。電影版本在當年的奧斯卡金像獎(1985年)中共得十一項提名,其中有八項獲獎,包括最佳導演、最佳改編劇本及最佳音響等獎項。

Amadeus_GBQ.jpg全劇以兩名歷史上真有其人的十八世紀音樂家為故事骨幹人物:資質平庸的宮廷作曲家薩里埃利(Antonia Salieri)由於妒嫉天才橫溢的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不惜向上帝宣戰並利用打壓莫札特的行為來向上帝報復,結果雙方均告悲劇收場。總的來說,莫札特和薩里埃利的關係全建立在音樂之上,二人之間並不存在具體矛盾和直接爭鬥,全劇主要戲劇動作均由音樂引發,薩里埃利由於妒嫉莫札特的音樂天才產生故事的「起、承、轉、合」。如果抽走劇中所有音樂部份的話,故事結構將會全面崩塌。

整體上,聲音部份在片中佔了很大篇幅,無論是樂章、樂器聲或人聲,都分別產生了強烈的戲劇作用。現選擇劇中最重要的一場作深入分析,研究當中聲音部份的使用和意義。

薩里埃利初次接觸莫札特的一場

這一場,年老的薩里埃利向牧師細說當年對莫札特的第一印象,從他將往事娓娓道來開始切入,畫面見他由老態龍鍾回到從前年少氣傲的樣子,對白在這個變化之中由畫內音轉化為畫外音。首先,畫面見薩里埃利在貴族家中到處遊走,原因是為了一見聞名已久的莫札特,接著,他胡亂闖入一間擺滿食物的小房。房間空無一人,薩里埃利遂停下來肆意吃著他心愛的甜品。就在這時候,一對男女嬉戲著的衝進這房間,薩里埃利下意識的藏身一角。男子聲音十分刺耳,尤其笑聲像小孩發出似的幼稚,更甚時會像瘋子似的咯咯大笑。男向女求婚,二人繼而做出各種淫穢的動作,突然,男子突然靜了下來,認真地說:「我的音樂!」,說畢便立即拋下女伴走出大廰馬上投入地指揮著管弦樂團。這個時候,薩里埃利才意識到原來剛才那名粗鄙下流的男子便是被譽為音樂神童的莫札特。

莫札特的笑聲,將他那不覊、放蕩、孩子氣和樂觀的性格表露無遺,和薩里埃利想像中的音樂天才形象完全相反。還有,莫札特向未婚妻求婚的對白,與他正要準備上台指揮的時間、地點和身份更是格格不入。這等聲音上的使用,具體而生動地描繪出莫札特的坦誠、自我個性。莫札特的種種行為加上他可從強烈情慾一下子轉變成極度投入和認真的狀態,並且指揮出具有懾人魅力的音樂,盡顯其天才本質。對薩里埃利來說,產生了心理上的震撼,內心妒嫉的種籽開始發芽,成為全劇情節的主要推動因素。

AmadeusWolfgangCavalieri.jpg

還有一點不可不提,就是莫札特的音樂。作者選擇了「Serenade No. 10 for winds in B flat major K361降B調管樂小夜曲K361」作為這一場演奏的樂章(按:劇作者在舞台劇本中,也是特別指明使用這個樂章的),是具有多重意義的。

這首小夜曲是莫扎特寫於1781年的作品。考究莫札特的真實生平,在這年之前的一段時期,莫札特的生活並不如意,母親不幸因病逝世、心愛的女人戀上別人、沒有人付錢請他做音樂工作,加上父親給他愈來愈沉重的壓力,莫札特唯有沮喪地回到家鄉薩爾斯堡重拾從前為教會作曲的舊職。到了1780年底,莫札特接到一份撰寫歌劇《伊多梅尼奧‧克里特國王》(按:莫札特因這歌劇的成功而得到奧地利國王約瑟夫二世賞識而請他到維也納工作)的聘書,此劇於1781年的首演獲得了巨大的成功。這意味著生活和事業將漸漸步出谷底,加上這份工作並非如以往的由父親安排,25歲的莫札特初嚐完全屬於個人的成功感。莫札特創作這首小夜曲時,正是他脫離低潮重拾生氣與希望的時期,這首曲子節奏雖然緩慢但非代表消沉而是散發著一份從容的安靜。

根據彼得舒化在原著劇本的描寫,薩列瑞對這曲子的評價是「開頭音樂很簡單……但是它節奏緩慢,這種緩慢,反而使它具有了一種寧靜的效果。……在高音區,出現了以雙簧管奏出的一個單獨音符……這個音符堅定不移地延續著,刺透了我的心……然後由單簧黑管接過去,又把它從我心裡拔出來,發展成一個甜甜的樂句,甜得叫我渾身顫抖……」薩里埃利感受到的不只是樂曲,而是莫札特這個人。「寧靜的感覺」是莫札特飽經波折後的心境,「單獨的音符」象徵了莫札特隻身離鄉別井到維也納闖天下,「堅定不移」的豈止音符還有他嚮往自由創作音樂的意志。至於「甜得令薩里埃利渾身顫抖的樂句」,說的正是莫札特那份單純直接和隨意率性的童真。

劇作者透過與場面對立的語言和笑聲的特質,將人物的性格立體且鮮明地表現出來,這是聲音外部產生的直接效果。至於樂章「降B調管樂小夜曲K361」這個選擇,其內在意義包含了三個功能:(1)交代人物背景、(2)展現角色心理狀態和(3)製造人物間的矛盾。

總結

歸納上述分析,聲音部份在《莫札特傳》中的作用具有多重性,不但具備營造氣氛、交代時空轉換及表現角色視點等典型功能外,還有製造戲劇衝突、表達人物背景和推動情節發展等複雜作用。

綜觀全劇,劇始於坐在輪椅上的薩里埃利在密室內與神父的對話,說的盡是與莫札特之間發生的事;劇終時,薩里埃利被推出密室,經過一條充滿精神病人的走廊,這時觀眾方知原來薩里埃利也是精神病人。鏡頭對著薩里埃利的正面向前同步移動,畫面見他向走廊上的病人有如偉人向信眾般做出揮手和微笑的動作,到最後畫外音響起莫札特的笑聲 ─ 這是全片最後一個鏡頭。這笑聲象徵了莫札特以人為本的音樂精神,他的作品流芳百世,對比薩里埃利一生不能自拔的妒嫉,最終導致瘋癲下場,強而有力地諷刺「天才」與「庸人」的性格與命運。

劇作者彼得舒化在《莫札特傳》中使用的聲音元素,表達了超越語言的意義和內容,電影的配樂部份猶勝千言萬語、比對白更懂「說話」。

All pictures © Copyright 2002 – Warner Brothers – All Rights Reserved

(全文完)

* 本文是作者於2006年12月撰寫的導演系作業

分類:學術文章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